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精灵宝钻/暗影魔多】锻造 2、3被屏蔽重发(Annatar/Celebrimbor)

虽然并不怎么看得出来是肉(今天还有小伙伴吐槽我来着_(:з」∠)_我还没来得及改“邪”归“正”!),而且本来也没到实质性阶段,竟然还是被lof屏蔽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都发了一两个星期了突然被屏蔽……

总之2歌鸲与烈酒 3工匠与工匠 完整版请走 随缘


把图片删了后解除屏蔽了……反正都是外链【。

晚删

第十四个梦:生化、教团1886杂糅的安姐摊牌

第十四个梦,我可能有点走火入魔_(:з」∠)_

整个梦是生化背景,但是场景和武器完全是教团1886的样子…
Sauron在中土传播了蘑菇留下来的orc病毒,被orc咬了之后就会转化成半兽人,部分会变异成强兽人。转化后受丧失理智、嗜血嗜杀、害怕阳光,并且受Sauron控制,大幅度增加耐力,再次变异后大幅度增加力量。
中土不断沦陷,只有包括伊瑞詹在内的几个大领地建立了飞艇城市,才暂时幸免于难。
Sauron化身Annatar接近摊牌,并和他一起研究了可以延缓病毒传播和净化能力的Rings(梦里它们一会儿是疫苗,一会儿是杀死病毒把兽人变回精灵的“药剂”,一会儿又是范围净化作用的戒指形态,我也有点乱orz...

第十三个梦:倒置的安姐和摊牌

关于中土的第十三个梦。

我发现身上有三样东西无可救药:我的睡眠质量,我的脑洞,还有我的懒癌【

一定是睡前无脑循环《无法原谅》的怨念促使我梦到那么黑的摊牌被虐的纯良(你没看错)安姐【。

虽然是梦但实在是乌漆麻黑,所以不详细写了,感觉会掉粉,慎入,慎入,又天雷_(:з」∠)_


【防手滑】


【防手滑】


【防手滑】


【防手滑】


【防手滑】


【防手滑】


前方黑摊牌纯良安姐

我提醒过了!被雷到不要怪我!我只是梦的记录者!


里世界


【精灵宝钻/暗影魔多】锻造 3 工匠与工匠(Annatar/Celebrimbor)

更新慢都是我的错,但还是建议先复习一下12再看。

1 海风与海洋   2歌鸲与烈酒   


已被屏蔽,请走随缘



Tbc

我保证下一章肉完这一发,真的,我保证【。

第十二个梦:安姐和蘑菇

第十二个关于中土的梦。
最近频率明显下来了,难道是要出坑的节奏…而且昨天刚想到all安姐好像还有点萌晚上就做了这个梦,我是传说中的“步步高点梦机,哪里想看点哪里”吗_(:з」∠)_
都是梦了就别在乎逻辑了吧,这一次与原作的相容性也一般,不打tag了…梦很长,全都是安姐,但我只记得这一小段了

安纳塔是出身平民的新晋王宫侍卫。他运气不好,没赶上王国鼎盛的好时光,那时的王宫侍卫算得上威风凛凛,是个至少看起来光鲜体面的职务。
现在却大不相同了。
繁盛的王国因为不可说(梦里禁止出现)的原因不断衰落,到如今宏伟的王宫已经破败阴暗如同魔窟。近年来怪事频发,王宫中甚至有不成文的规定:不得落单。据说已经有许多人消失在了迷...

海伯利安au 密林父子线 片段

这两天在回顾海伯利安,发现自己真的想得太简单了。虽然我自我感觉这个梗挺棒的,但果然还是太难了。在我的构想中,这是一个护戒队成员每人讲述相互关联的故事把剧情层层推进的正剧,包括:

弗罗多线(比尔博线)(对应霍伊特神父线)、
阿拉贡线、
莱格拉斯线(密林父子线)(对应索尔·温特伯线)、
金雳线、
甘道夫线、
波罗米尔线,
还有一个人物待定(想了想可能是领主吧)。

除了莱格拉斯和弗罗多外其他都没想好。

下面是叶子线的脑洞和片段,【注意】包括了密林父子【亲情向】和【非亲情向】的感情。
我之前一直在想,什么情况下他们之间有可能诞生亲情以外的感情呢(当然我本身就是cp粉,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意义我就是想想...

【精灵宝钻/暗影魔多】锻造 2 歌鸲与烈酒(Annatar/Celebrimbor)

为了怕和谐我还是换了图片……
细节改了改,不怎么重要,所以图片不重新传了,完整文字版见随缘

1 海风与海洋     随缘

2 歌鸲与烈酒

    我在影响他,安纳塔想,表面上轻易,本质上却轻微。
    还不够。
    要有更深入的关系,像是工匠与造物之间的那样。要有深入的影响。要有独一无二的联系。

    “你要是一只歌鸲,安纳塔,你的啼歌必定会灌醉整个森林。”在说着玩笑话的时候,凯勒布理...

第十个梦:安姐摊牌的福尔摩斯au

第十次梦见了中土相关。怕忘记记录一下。
因为是做梦,通篇都是蛇精病胡言乱语,而且没逻辑。以及不用怀疑,梗真的很密集,我梦里都在想些啥啊…修饰了一下对话,因为梦里都是脑电波交流,保留了梗和大意。记不清的部分我都快进了。

“我”是塔里昂·华生(语气参见中配版“我是贝尔·格里尔斯”),“我”的搭档叫摊牌·福尔摩斯。他很特别,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灵魂——一个亮闪闪、不苟言笑的严肃灵魂。“我”有几次想问几个关于灵魂的问题,但是出于种种原因(在梦里我忘了)没有问出口。
我们相识于一场谋杀。
死者是“我”的妻子(梦里她叫玛丽orz)、“我”的女儿还有“我”自己。
苏格兰场很快...

脑洞一时爽

梦见中土的第七个晚上。
这次我一点也不惊讶,因为睡觉前开了一个宏大的海伯利安au脑洞,写设定写得热血冲脑,直到两点才放下手机…不过正因为这样我现在完全没法分辨哪些是脑洞哪些是梦境了…
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海伯利安au的可能性,但是脑洞一开一切皆有可能!尤其原著的讲故事方式是我超级热爱又想要尝试的,当然,要在魔戒和海伯利安之间取得平衡并且编那么多环环相扣的故事真的很难,我因为太久没看原著剧情有点模糊只编好了弗罗多线和密林父子线,就这两条线来说相容性简直赞,amazing。但是这个au和叙述模式下谈感情就更艰难了…群像的话难写不说也没人要看,但是要感情作为主线这个我又想不出来怎么编…不过反正还有五条线要...

【精灵宝钻/暗影魔多】锻造 1 海风与海洋(Annatar/Celebrimbor)

随缘

本意只是想写写锻造play(顺便搞搞那个forgive梗)的pwp,结果写着就收不住了,真是作孽……
他们都不属于我,任何不对劲都是我的错。因为对背景设定还有不少没弄清楚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暴露我无知的错误请务必告诉我【跪

特别感谢:清城 @赤星 ,你让我对他们爱得更深沉。


1 海风和海洋


    作为一位杰出的精灵工匠,锻造是凯勒布理鹏永恒的追求。这一点无人可以质疑,包括他自己。他身上流着伟大工匠的血液,他的灵魂是永不熄灭与停歇的炉火,他有一双创作力与美的手和一颗追求智慧与技艺的纯粹的心。...


1 2 3 4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