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盾冬无差】不醒之冬与不沉之海 05 Fin

01-02   03   04   随缘地址

5
    Steve看到海面在燃烧。
    那是坠落的天空母舰和三曲翼大楼——九头蛇和神盾局的残骸——在燃烧,漫天的火光像是在对暴力美学作出某种阐述,勾勒出了海面上下的分界线。犹在发生的爆炸和撞击的声响在海水中失真地传递、涌动、轰鸣。天空的白色和火光的橘色铺在他成像模糊的视网膜上,盛大、壮丽、惊心动魄,就像是在向他展示宇宙间由他亲手导致的、一颗恒星的诞生或衰亡。深蓝色的海中到处是白色的泡沫,黑色的碎片绕过他的身体上浮或下沉,朝向沸腾燃烧的人世或黑暗寂静的死地。

    Steve在下沉、下沉、下沉。
    他猜想自己并非在真实的海中,而是在一个与现实相似的梦境的海中。
    因为他感觉不到疼痛,在他刚刚中了Bucky的三枪一刀和一堆远失冬日战士水准的铁拳之后,这显得尤为反常和不可思议;他也感觉不到窒息,还有海水对全身的压迫;他甚至根本就不在呼吸,就像一个等待奇迹发生时屏住呼吸的小男孩那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毕竟是梦中的世界——

    他终于确定自己是在梦中,因为他开始想起曾被冰封的七十年中,他也有过如此逼真的梦。而他醒着的时候从来没法回忆起这些:现实与梦境毕竟是两个世界,它们相互关联,却各有各的规则。

    他想要试着浮起来,游上水面,去到清醒的世界。然而他做不到。他的身体不听使唤,可能就像真实世界中正在发生的那样。
    只有他的意识在他的梦中醒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明亮的、自由的、让他肩负使命的世界越来越远。他想Bucky一定也曾在梦中如此沉沦。而他却没能救Bucky,放任Bucky在几十年间一边活着一边死去,被迫相信和践行九头蛇的信条,踏上九头蛇创造恐惧剥夺自由的战场。
    当然,那并不是他的错,那时候他也只不过是一个被冰封的筋疲力尽的灵魂,被困在梦中永无止境的冬天里游荡、衰颓、虚度光阴,而Bucky是那漫长空虚的数十年间唯一能融化那些的存在。
    然而他依旧无法停止自责。Steve想起Bucky曾在梦中谈起他的使命和战场,他以为自己正在为这个世界流血时的神采奕奕的眼睛。那不应该是Bucky的人生,绝不。
    即使是在缺乏逻辑的梦里,他也应该再早一点从Bucky那日渐反常的言行和左手的征兆中感到怀疑并且做些什么,而不是空余承诺,让Bucky承受着这该死的一切。

    Steve的目光捕捉到了那个阴沉的影子,他从一个碎片一般的小点慢慢放大至有着一条在火光映照下像是在燃烧的金属手臂的冬日战士。他几乎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它们激烈而又安定,它们像是全地球的海水都压在胸口又好像只是羽毛最柔软的的触尖轻而又轻的拂过眼帘,它们争论不休又都只是安静地等待,它们在他的胸腔里饱胀鼓荡又在他的血管里奔涌不息,它们让他想哭、想笑、但最终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冬日战士。

    Steve看不清对方的眼睛,但他猜测它们是美丽而透亮的,和Bucky完全一样;它们是犹疑而挣扎的,和Bucky完全不一样;它们是在看着自己的。

    冬日战士注视着他,追逐着他,向他伸出了那只唯一可以用的金属手臂——这也许是第一次,他并不是为了九头蛇使用它。
    在那一瞬间Steve产生了错觉:在不可自制的下坠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冬日战士、是Bucky。

    Bucky,他情不自禁地开口,但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有没有发出声音,抓住我的手。
    这一次,我会抓住你,不让你掉下去。
    我早就决定了我们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抓住你,直到我们一起把所有问题都解决。

    冬日战士看到美国队长在水中下沉:
    他的双臂张开浮在身体的上方,那看上去像是一个拥抱的姿势。他像是要拥抱水面上那个乱糟糟的,却仍然充满希望的他所热爱的世界——以及在那之前的、越来越近的冬日战士。

    他的嘴唇开开合合,却没有气泡从里面涌出。
    冬日战士意识到那个让自己一再迷惑迟疑的家伙溺水了,就快要死了——不!绝对不行!
    有许多他完全不懂的念头在他已经空洞荒芜的脑子里死灰复燃,驱使他加快速度向下沉的任务对象游去。他们的距离很近了,美国队长看上去像是要拥抱他,而他一无所觉。他怎能明白呢?“拥抱”于他不过是攻击或者防御中某个动作的别名。况且若沉下去的是他,他的左手臂也绝不会如此自然张开如同拥抱。冬日战士伸出那条罪恶的、强加于他的、并非血肉之躯的手臂,抓住了美国队长——Steve——的手,并且发现这可能是第一次,他完全出于自己的意志使用它。
    冬日战士——Bucky——将Steve拉近自己,又转而去揪对方的制服。他将那张熟悉的、陌生的脸拉近,用自己的嘴唇去捕捉对方那伤痕累累的嘴唇,将空气和生机借相互触碰依附的唇齿交付过去。尽管由于动作过于粗暴和生涩,他磕到了对方的牙齿,但是那感觉……还不赖,他有些不明所以地想。而对方如同复活一般开始了呼吸,并且吮住了他的嘴唇。
    他把这归为求生的本能——只有本能是他知道和擅长的东西——尽力压榨自己的肺部,好喂给对方更多一点的空气。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但他就是那么做了,这大概也是一种本能。他还要同时拖着两具沉重的身体艰难地向着明亮而开阔的海面上浮。

    Steve就在唇齿交接的那一刻,突然恢复了生者的呼吸。他根本没有心情细思缘由,而是用力地吻上了对方的嘴唇。和冬日战士的金属手臂不同,这里依旧和很多年前的Bucky那样,不是无机质的工具或者武器,而是鲜活柔软的血肉之躯,是讨人喜欢的、美好的化身;Bucky曾用这里大笑、调侃、欢呼,他以后也该用这个微笑、交流、吃一颗甜化了的糖或者一块鲜嫩的牛排。
    Steve管那叫吻。他在吻一个迷途的勇敢的士兵,一个挣扎痛苦的高尚的灵魂,一个被剜去双眼和舌头却依旧向往光明和自由的牺牲者,一个被反复暴力地抹去自我却依旧有着伟大的理想、对他的记忆刻骨铭心并且依然想要救他的朋友。

    现在这个人正拉着他慢慢地向海面、向人世游去。Steve的手在水流中搭上了那冰冷的金属手臂,再也没有放开。
    这一次,他要和Bucky一起从梦中醒来,从漫长的数十年的噩梦中醒来。

    我们会在现实中再见面的,我期待着,Bucky。
    ——我们、你,最终会让这个世界更加、更加好的。


FIN

评论
热度(7)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