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第十个梦:安姐摊牌的福尔摩斯au

第十次梦见了中土相关。怕忘记记录一下。
因为是做梦,通篇都是蛇精病胡言乱语,而且没逻辑。以及不用怀疑,梗真的很密集,我梦里都在想些啥啊…修饰了一下对话,因为梦里都是脑电波交流,保留了梗和大意。记不清的部分我都快进了。


“我”是塔里昂·华生(语气参见中配版“我是贝尔·格里尔斯”),“我”的搭档叫摊牌·福尔摩斯。他很特别,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灵魂——一个亮闪闪、不苟言笑的严肃灵魂。“我”有几次想问几个关于灵魂的问题,但是出于种种原因(在梦里我忘了)没有问出口。
我们相识于一场谋杀。
死者是“我”的妻子(梦里她叫玛丽orz)、“我”的女儿还有“我”自己。
苏格兰场很快介入调查这桩惨剧,安纳塔·雷斯垂德警长暗示我此次案件离奇到超出了警方控制,因为这是一件除了惨烈的尸体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密室杀人案,而尸体的样子说明被害人并不是自杀。
“当然不是自杀!我们生活很幸福。”
警长做了一个抱歉的姿势:“总之,这案子很难办。但我想有一个传说中的侦探可以帮你。”
“他叫什么?”
“人们叫他‘光明之王’,他的真名留待你自己去发现。”
“他在哪儿?”
“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安纳塔·雷斯垂德警长说,“他只会为了疑案出现。”
他递给我一个指北针:“Go north.北方是黑暗和死亡的国度。”
“我”向北走,看见他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他是摊牌·福尔摩斯,几千年来最伟大的侦探之一。他还有个哥哥叫费诺·福尔摩斯,为政府工作,盖拉德丽尔女皇很欣赏他。
摊牌·福尔摩斯答应帮助我,作为条件“我”必须帮他找到一样重要的东西,一枚戒指,那是他本人被谋杀的原因和追查凶手的证据。
难以置信,我们都死于无头悬案。
追查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咕噜,他似乎是一个重要知情者,但受到严重精神分裂症和佝偻病的折磨,“我”认为他的证词不足为据,摊牌却很相信他。事实证明,咕噜虽然是个危险的线索,但他指引我们找到了许多真相。这大概就是摊牌能成为伟大侦探而“我”只是个助手的原因。
虽然凶手是谁仍扑朔迷离,但我们都认为幕后黑手是索伦·莫里亚蒂教授。
我们得到了关于戒指的重要线索,在即将找到它的时候,遇到了怪物的袭击,这时,安纳塔·雷斯垂德警长带人赶到了……


(铃声响我醒了orz
其实后续如何虽然不清楚,故事本身倒是很清楚了。但是铃声响得太不是时候了…让我看看年度狗血悬疑大戏啊!!

评论(5)
热度(16)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