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精灵宝钻/暗影魔多】锻造 2 歌鸲与烈酒(Annatar/Celebrimbor)

为了怕和谐我还是换了图片……
细节改了改,不怎么重要,所以图片不重新传了,完整文字版见随缘

1 海风与海洋     随缘

2 歌鸲与烈酒

    我在影响他,安纳塔想,表面上轻易,本质上却轻微。
    还不够。
    要有更深入的关系,像是工匠与造物之间的那样。要有深入的影响。要有独一无二的联系。

    “你要是一只歌鸲,安纳塔,你的啼歌必定会灌醉整个森林。”在说着玩笑话的时候,凯勒布理鹏发觉自己已经开始从严肃而全神贯注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他感到自己从致密严谨的结构慢慢变为蓬松的状态,比如羽毛,比如雪。此时正握住凯勒布理鹏的手腕的安纳塔可以更直观地察觉这种变化:精灵手臂上先前那些绷紧的力道已经开始松懈。
    他喟叹般地微笑起来:“而啼歌要是真能酿出烈酒来,那么你的酒量未免也太差了。”
    “你应当为此得意,安纳塔。”凯勒布理鹏的声音带着因为刚才几乎称得上丢脸行为的反弹而捎带的些许挑衅。饱含魔力的酒液在他的身体里遇见了燃烧的魂魄,迅速点燃了因过早陷落而失态的精灵全身。这骁勇的战士在不断发酵的沉默与羞恼中毫不犹豫地展开反击,他猛地将手腕翻转,反握住了对方作怪的左手。
    他们握住了对方同属于工匠的手,并且共同握住了那一把创造力与美的银锤——那既是他们的联结,也是他们的阻隔。 

    “把我最好的酒献给伊瑞詹的领主,那是我应当做的。”安纳塔终于抬起头将视线与对方交汇,以及交锋。他的目光不同于凯勒布理鹏的专注纯粹,是富于磁性和弹性的,凯勒布理鹏误将它的难以看透也归咎于此。
    “用你最好的酒泼在领主身上,这就是你的礼仪吗,安纳塔?”凯勒布理鹏的另一只手终于离开了那件失败的作品,转而去抚摸安纳塔光辉灿烂的面容——终于他的全部都被安纳塔所吸引——耀眼的金色长发竟不能夺取属于那面容的丝毫容光,只能锦上添花地镀上令人移不开眼睛的光彩。现在这光彩镀在了他的手背上,既是冷的,又是热的。凯勒布理鹏在他并不熟悉的战场上的表现多少显得稚嫩,但他的勇气和进步都是安纳塔喜闻乐见的。他的回敬应当是直白粗暴的攻击,对于一个站在他对面的精灵,他从不会想到手下留情,然而此时的一切都披着柔情蜜意的外衣。
    “我并不满足于此,领主阁下。我们刚刚正探讨灵感,若我用这酒液浇灌你,你认为会有新芽从你的身体里抽出吗?”他伸出右手把手指勾上了对方的锁骨,食指浸入肩和颈之间的山坳里盛满的火光和星光,其他则扯住了衣领。在安纳塔用力之前,凯勒布理鹏稍稍将头前倾了一些,他显然不满意一直被牵着鼻子走,于是开始主动在安纳塔的节奏中加入自己的强音与停顿:
    “我认为?”他哼了一声,“我认为比起泼酒这种失礼的行为,你应当先为领主献上盛满美酒的器具。”

后续已被屏蔽,请走随缘


Tbc(俗称继续卡肉)

接吻那一段其实是暗示游戏里摊牌孤身迎战、他们刀剑相向的那一段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 
我也不想肉还肉得那么麻烦的……这一更比上次还短是为了有下一更以及下下更,看我真诚的眼睛

评论(15)
热度(42)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