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海伯利安au 密林父子线 片段

这两天在回顾海伯利安,发现自己真的想得太简单了。虽然我自我感觉这个梗挺棒的,但果然还是太难了。在我的构想中,这是一个护戒队成员每人讲述相互关联的故事把剧情层层推进的正剧,包括:

弗罗多线(比尔博线)(对应霍伊特神父线)、
阿拉贡线、
莱格拉斯线(密林父子线)(对应索尔·温特伯线)、
金雳线、
甘道夫线、
波罗米尔线,
还有一个人物待定(想了想可能是领主吧)。

除了莱格拉斯和弗罗多外其他都没想好。

下面是叶子线的脑洞和片段,【注意】包括了密林父子【亲情向】和【非亲情向】的感情。
我之前一直在想,什么情况下他们之间有可能诞生亲情以外的感情呢(当然我本身就是cp粉,这个问题其实没什么意义我就是想想)?海伯利安的索尔·温特伯线给我提供了一种有意思的可能性。


莱格拉斯线:
幽暗密林星系之王(也许改成总督之类比较好?)瑟兰迪尔遭遇龙伤后重伤昏迷,醒来以后时间倒溯,年龄更替是倒退的,每天都在变得更年轻。也就是说,瑟兰迪尔每天醒来,都会以为这是之前的某一天早上,他是之前的某个年纪,他不会知道龙伤的事。他会迷惑于密林的春天突然变成了冬天,会迷惑于莱格拉斯突然长大,甚至他突然有了一个成年的儿子。他会重新变成青年、少年甚至孩子,直到他曾活过的漫长岁月被消耗完,消失在世界上。
莱格拉斯万分焦急。他好不容易把事实消化完以后,还要面对一个每天都在变小的一无所知的瑟兰迪尔。一开始几天,他把情况仔细地和瑟兰迪尔说明,虽然难以接受但是瑟兰迪尔相信莱格拉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他开始努力适应并且记录下目前的情况并且他自己的记忆,以便第二天更年轻的自己可以更好地理解目前的处境并且处理密林的事务。然而情况越来越糟,随着他年龄不断变小,他需要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所遭受的痛苦也越来越大。他不可能几个小时就把未来的几年几十年甚至更久全部弄清楚。而在此期间莱格拉斯也在不断成长,并且重新认识他的父亲,他见过的,没见过的,以及不可能见过的瑟兰迪尔。随着这种痛苦越来越大,终于有一天莱格拉斯藏起了瑟兰迪尔的记录,不愿意他再经受这种折磨。他有的时候成功,有的时候又失败了,但是都不重要,任何情况都不能在第二天的、什么都没经历过的瑟兰迪尔身上留下印记。但是这些时间和经历以及瑟兰迪尔本身却在莱格拉斯身上不断作用,他们分别以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在不可逆地改变,并且终于开始了质变。
中间省略狗血无数。
终于瑟兰迪尔突然被倒置的时间沙漏即将漏完,莱格拉斯带着婴儿加入了“瑞文戴尔”号的远征队伍,并在那里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他,他们,他们所有人都将在最后迎来自己的结局(其实就是还没想好啦。) (忽略我最开始的疑问的话我也设定过另一个版本:在大王接受叶子表白的后一天遭遇了龙伤开始变小,是不是更狗血了XD)


“休息?不,我没有时间等了,ada没有时间了。”莱格拉斯拧着眉头喃喃道。
“那么,按照约定,开始你的故事吧。”
 “……他的一生被外力截开成无数个小段,它们被编上号码,从大到小播放。从那天起,这些被强行截取的人生全是和我一起度过的,就像是我偷来了他的整个人生并且快进,尽量把自己潦草又小心翼翼地剪辑填充进去。他一天天年轻,把沉重的壳褪去,从沉郁冰冷变得活力四射,从谨慎自持变得冲动毛躁,他重新长出棱角,像未打磨的宝石,长出那些没有伤痕的天然的面目,每一张都熠熠生辉。每一天我都认识一个全新的瑟兰迪尔并且爱上他。他每一天都变得不像是我所知道的瑟兰迪尔,但我每一天都更确定未来的他,就像看到一个复杂而玄妙的公式的推导过程一步步暴露在我面前。我开始理解他,确定他,我想我们已经分不开了。而他可能为如今的我所做的任何改变都在第二天被扼杀,每一个他,连续和不连续的、长久的和短暂的、年长的和年轻的,却都在对我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他一层一层把我裹起来,渗透我,把他施加在我身上。我注视着时间是如何把他打磨成我的父亲,幽暗密林星系的王,就好像他曾那样注视着我长大。我感到无比的喜悦与恐惧。那不是两种心情,而是一种,既是喜悦又是恐惧。一出不朽的剧目倘若被倒着演绎,那么他就超越了喜剧和悲剧所能涵盖的范畴。因为他本不该出现在世间。” “我正在得到他,我正在失去他,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多,得到的都是碎片,失去的却演变成永恒。”

一段时间的静默后,金雳打破了这种氛围,“瑟兰迪尔失调综合征。”他总结道。


【没了…这个梗我就随便脑洞一下ˊ_>ˋ过两天写写弗罗多线

不管写不写出来,一定是he

评论(14)
热度(12)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