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周叶/喻黄】世纪之芽 第一乐章·时钟

                                        【全职】世纪之芽


1、周叶/喻黄,主要是讲一个关于这四个人的故事
2、文中所有科幻/奇幻/军政部分都是瞎掰,完全不科学
3、献给 @三沐成森 ;有大纲,不会坑……
4、有些小问题已修正。



第一乐章·时钟

    黄少天盯着从终端向空中扩展的光屏,罕见地沉默。
    他的脸和手作为身上唯一露出的部分,颧骨、指掌关节和指尖关节等处都留有还未完全愈合的擦伤,尽管经过了“诺恩斯”号空间舰舰舱内标配的医疗用具包简单的处理,仍清晰可见。
    他就用那受伤的手死死握着手中的终端。

    小巧的终端看上去像是害怕被陷入沉默、情绪却几乎要沸腾的巨人捏碎的小动物似的,简直要微微发起抖来。

    然而没有。

    黄少天的手始终非常稳定。


    光屏是终端屏幕的投射,它平稳地浮在空中,就在黄少天面前,确保他可以舒适清晰地看清楚内容。它呈现的页面只有一个:“诺恩斯”旅客公共交流版面,和其他任何一艘联盟空间舰的内部交流页面的默认初始版面没什么区别。页面空空荡荡。由于系统受损,公共交流版面无法保存任何聊天记录,也无法浏览一个帐号本次登录之前的所有聊天记录。所以黄少天在又一次因为不稳定的信号掉线重新登陆之后,面对的只有空间舰主脑人工智能“诺恩斯”留在版面上每次登陆都会再次发布的公告——
    诺恩斯:声音识别系统正在重启——重启失败,声音识别系统损坏,请使用文字指令。为您带来的麻烦请谅解。
    诺恩斯:空间舰受损,为了旅客安全舱室已闭锁。请旅客保持冷静,待在您所在的舰舱内等待救援。
    诺恩斯:扫描幸存者——当前幸存者人数:4。

    这三条之前都已见过,然后这一次下面却出现了一条橘黄色的公告:
    诺恩斯:警告!未受损计算单位计算完毕:空间舰由于导航系统损坏,将在大约72个通用时间单位内驶入QZGS-0218星系黑洞“瓦尔基丽亚”引力范围。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啊!”
在盯着光屏憋了十来分钟之后,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爆发了,这一长串字硬是被他咬字清晰中气十足咬牙切齿一口气不带喘地吼了出来,射速与威力只怕微型能量冲锋枪都要自愧不如。
    “好不容易有转机还是这么坑爹的要不要这样要不要这样要不要这样?!”

    黄少天并不畏惧眼前的局面。

    先不说比这危急的时刻他经历过几次,就说哪怕倒计时只剩下一个时间单位,黄少天也有足够的耐心和洞察力使自己在任何不利的条件下充当一个捕猎者和牵制者的角色,这样的人绝不会是放弃希望坐以待毙的人。更何况,恰恰相反,他一直等待的那个可以翻盘的机会终于出现了,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大展手脚扭转形势——


    但他还没办法放开手脚,他最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他有些烦躁地狠狠甩了一下终端。之前被重摔过的终端似乎出现了一点问题,居然因此调出了压力感应模式。原本平滑的光屏顿时由于终端屏幕被手指紧压着而变得像是一张被攥紧的纸,高低褶皱了起来。
    而黄少天始终盯着的那个灰色的旅客ID,随着光屏一起变形凹凸,几乎辨认不出——

    索克萨尔。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迟滞感和头脑无法忽视的眩晕。他感觉自己就像格盘后再次启动的智脑,正在从一片空白开始重新载入这个世界的资料。
    这种“载入”的进程非常缓慢。喻文州几乎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和世界之间的隔膜,他像是被黏密的蛛网缠成蛹状的猎物。他的感知和头脑都被束缚着,唯有意志游离在这一切之外,使他平静地仿若旁观者注视着被束缚的自己,催使那些粘稠坚韧的蛛丝消融。是他自己的意志在竭力推动这个“载入”进程。他几乎没有茫然失措的机会,因为意志始终醒着,而精神始终在理性的光芒之中虬结生长。

    他在这个过程中努力睁开眼睛,自己所处的这个灰色的“世界”便首先以一种更容易理解的具现化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短暂的视物模糊之后,进度读取完成,处于他和世界之间那层仿佛幽暗模糊的水面的屏障终于渐渐稀薄、消失。他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自己是在一间灰色的舰舱内。
    舰舱的主色调是联盟“交响曲”系列空间舰惯用的灰色,由于颜色的选择和质感的修饰显得温和而稳定。但是与之截然相反的是舰舱内此刻像是战场遗迹似的混乱:凡是未经固定的——比如桌布,靠垫,杯碟,终端还有他自己——都以看上去有些凄惨的姿态卧在地面。一片狼藉。所幸舰舱内原有的物品大部分都是被固定住的,否则随便那一件砸在身上那都不是好玩的。

    此时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其他难以言述的感觉随着仿佛背景化的世界载入进程一起进行到了可以见到成效的阶段:安静;没有明显异味;略微苦涩;浑身酸痛、四肢生涩、头晕胀痛;奇怪。
    喻文州此时终于找回了他对自己的控制权。他慢悠悠地坐了起来,静静思考了一会儿,丝毫没有焦躁的样子,反而开始在这诡异的情境下冷静而不动声色地分析着现状:
    首先,舰舱内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发现可见的危险。初步检查多处挫伤、擦伤,并没有严重的外伤。
    其次,舰舱内原本很合心意的布置一团糟
    最后,现在有一件比破坏了舰舱设计者精心营造的和谐美感更加严重的事——

    他对世界和自己的认知和感觉出现了偏差;
    他的头脑中有某一块发生了变化;
    他好像很难用感性的、主观的方式来确认他自己的存在。

他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微微自嘲地低语:

“……我是喻文州。”

“但喻文州是谁呢?”

 


    叶修本想收拾一下的乱七八糟的舰舱,但收拾到一半就发现他没法分辨哪里是整理完的成果哪里是还没动过的战场,于是停止了这项毫无意义的活动,干脆原地坐下闭目养神,手里无聊地抛起了终端。

    他一闭上眼睛,脑中又浮现出兴欣想尽办法才弄到手的信息:联盟处在母星Earth的主脑“蝴蝶”,发现了一样了不得的“东西”——

    是的,联盟称其为某样东西,某样扰乱了世界进程的“Bug”。

 

“考虑到这个我们一无所知的他、她或者它所具有的前所未有的特殊性及有可能带来的危险性,我们将以‘Bug’作为其暂时性的代称。

“Bug的诞生究竟是意外还是蓄谋已久的实验,即使调用了‘蝴蝶’的部分处理能力,联盟内部仍未有定论。

……

“关于Bug的研究并无太大进展。

“据猜测,Bug诞生初期,它的心理拥有巨大的不稳定性。可能对自身存在和与世界的联系产生怀疑。大概表现为无法正确和顺利地认识自身……有研究人员认为,它可能患上解离症……

……

“Z.X.批注:开玩笑,那东西可以患上解离症?!……这些研究人员是疯了吗?我第一次怀疑‘蝴蝶’的正确性。我其实早该怀疑了,‘蝴蝶’终究只是人造的‘神’,只是为联盟服务的机器,谁说它不会犯错呢?我早该相信人类自身的理智和判断。Bug只不过是那群疯魔的研究者磕了伪科学的迷药所看见的幻影罢了,而‘蝴蝶’是这一切混乱的始作俑者和帮凶……等着瞧吧,等着瞧吧!

……

“关于Bug并无最新进展。

“追回Bug的任务已下达。

“R.Y.批注:我依旧相信‘蝴蝶’。我坚信Bug的存在。哪怕它只是可能存在,也要尽一切可能掌握在联盟的手中,绝不能……

……

“关于Bug所有档案列为绝密。一期档案封存。

 

    回想着这些来之不易的档案内容,叶修眼前几乎浮现出了几张熟面孔的神态动作,他忍不住就感叹起来:“呵呵不是哥说,联盟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突然他手中时不时抛接的终端屏幕亮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自娱自乐的嘲讽。终端自动将唯一能打开的“诺恩斯”号旅客交流页面投射到他眼前:

    诺恩斯:警告!未受损计算单位计算完毕:空间舰由于导航系统损坏,将在大约72个通用时间单位内驶入QZGS-0218星系黑洞“瓦尔基丽亚”引力范围。

    叶修叼着那支不知用什么办法瞒天过海带上空间舰的烟,目光在这几天难得冷清的聊天版面上反复扫视着那一行橘黄色的警告。他“啪”的一声把终端拍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抽出叼在嘴里那支没点燃的烟,嘴巴撅起做了个喷云吐雾的动作。他盯着他的脸和光屏之间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烟圈,最后啧啧地叹了口气:“我去也太糟了,还有三天,哥可只剩这一根了,能忍?!”
    

 


    周泽楷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所在的舱室似乎已被他大概收拾过一遍了,他面前的桌子上空空荡荡,只有一部终端投放着“诺恩斯”旅客公共留言界面。

    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他实在是想象不到——就算叶秋前辈也不可能想到……吧?

    诶……前辈到底可不可能想到呢?

    他眨了眨眼睛,觉得实在不能确定,于是就这么坐着思索了起来。

    突然之间,桌上的终端屏幕亮了起来,周泽楷原本还在舰舱的半空中浮游的视线和思绪猛然一震,立刻集中在了有所变化的光屏之上。

    那竟然是一条诺恩斯发布的橙色警告,是一条还剩下72时间单位的倒计时。

 

    ……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泽楷就把手按在了腰间的本来绝不可能带上空间舰的武器上。他无时无刻都记得他是一个战士,当他的手感觉到熟悉的触感时,他就在那瞬间把自己调整到了随时可以迎战的最佳状态:精神高度集中、感知被运用到极限、对肌肉和骨骼的控制提升到了顶点。

    他的双眼就在刚才还带着一点困惑,此刻却唯有锐利的光芒坚定不移地在他眼中汇聚到一点,亮得让人不敢直视。他的身体四周简直有呼啸升起的战意,这无形的气场沸腾咆哮了一阵,又慢慢隐没在了他沉默寡言的躯壳中。

    他的手已经牢牢握住了枪柄。

 

    一个战士的直觉告诉他,真正的战场就要来了。尽管可能是他并不擅长的形式。

 

    然而过了一会儿,他慢慢松开了枪柄。他并不是个自由的战士,还不是。

    他把手伸到了光屏上。指尖和光屏指尖差一截手指长度的时候,他又顿住了。他的双眼中再次出现了困惑的神情,却与先前截然不同。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发了好一会儿呆,指尖才终于按向了光屏。

    光屏上出现了第二个窗口:


    致“灭虫”行动成员、轮回-01周泽楷:
    不惜一切代价,找回Bug;
    如有必要,就地销毁!

 

Tbc. 
 


评论(4)
热度(15)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