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席地而坐,细数列王之末路
微博Foresst:http://weibo.com/sesezml
杂食、脑洞大,洁癖慎fo

【周叶/喻黄】世纪之芽 第二乐章·命运

第二乐章·命运

          

    周泽楷对着空中的两个光屏窗口发呆。

    舰舱内一直很安静,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这几天的经历。

 

    周泽楷在Earth待命时,接到了联盟对“灭虫”行动的最新指示。由于任务等级为绝密,他的终端上只收到了“不惜一切代价找回Bug;如有必要,就地销毁”这寥寥数字。其他都以口头形式传达,并存储在记忆中:

    “蝴蝶”在世界数据海中搜索到了疑似Bug留下的数据痕迹,锁定后究其来源,发现与即将出发前往新星的“诺恩斯”号空间舰有关。

    这是自Bug被发现以来,首次发现与其有关的痕迹。

    联盟担心若信息真是Bug所留,一旦下令停航则打草惊蛇,Bug又会如先前一般躲藏起来,水入大海,再难追查;另一方面,“蝴蝶”发现的蛛丝马迹实在有些缥缈,对于内部争议声音也很大的联盟高层来说,也并不值得投入太多人力物力。于是,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周泽楷被临时授命登舰,务必在路途中一探究竟。联盟相信实力出众的轮回队长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次事件,并在诺恩斯目的地“新星”部署好了人员,以防有变。

 

    然而甚至没等周泽楷展开什么行动,空间舰就差点失落在星系间动荡不安的阴云中,被骤然逼近的厄运的魔爪撕裂,崩解成浩淼宇宙中的一粒碎屑。

    只差一点。

 

 

    空间舰最初的那一下剧烈震颤,几乎把毫无防备的叶修掀到空中再撞上舰舱壁,不等他调整好姿势护住要害,减缓冲撞带来的伤害,舰舱内的能量安全束已经第一时间展开接住了他。这些半透明的安全触臂将叶修在半空中裹住,以免舰体任何剧烈的晃动、倾斜会伤到诺恩斯的旅客。

 

    空难?!

    卧槽哥是有主角光环吗,联盟境内航行的以性能卓著闻名的“交响曲”发生空难的概率有多少,这都能遇上?

 

    “紧急通告,空间舰临时故障,请诸位旅客稍安勿躁,尽量在安全束中保持冷静,蜷起身体,保护要害。”

    “紧急通告,空间舰临时故障……”

 

    这场地动山摇的“临时故障”始终没有结束。

    安全束裹着叶修在空中平稳地旋转移动,这种程度即使普通人也可以承受,曾为联盟“斗神”的叶修自然没有问题。

    然而已经乱成一团、还在不断巨震晃动的舰舱中却像是有一个极高温度的物体,它四周焦灼粘稠的空气把光线拗成各种扭曲诡谲的样子。

    乱。燥热。昏沉。

    叶修几乎花了六十分之一的标准时间单位才明白过来,那个他假想中的“极高温度的物体”就是他自己。他在焦躁,不可自制地焦躁。

 

    这绝不是什么临时故障。

    使附近的高级碳基生物产生烦躁不安、暴力倾向、精神压抑等种种负面情绪,长时间甚至导致激素分泌紊乱、新陈代谢异常;对碳基生物本身和其文明产物的能量蕴含方式的偏好及对两者所含能量的强掠夺性;在一定范围内有出色的对碳基生命的感知能力;可以自由在宇宙中来去自如、自身隐蔽性极好,即使诺恩斯也没能及时发现;为了不让旅客产生极大恐慌(主流猜测高级碳基生物的负面情绪对其有益但尚无有力证据)联盟惯例是在旅客无法独自逃生时隐瞒实情——

 

    星系混沌体。

 

    并不是战舰配置的诺恩斯遇上了碳基文明杀手;

    却邪早在一年前被毁,此时的自己即使不甘于当普通旅客只怕也——

不,如果可以想办法暂时拿到诺恩斯的指挥权就能有胜算……!

 

    叶修在持续的震荡和隐约的轰鸣中深吸了一口气,在安全束中绷紧了身体。

    安全束中的人本来行动如在水中,会比平时迟缓难控制,但他却以远超常人的敏捷掏出终端,简直像是凭空变出来一样。他打开空间舰内紧急服务版面:“诺恩斯,我是叶秋,联盟编号Euclid-嘉世-01。紧急对话请求,再慢就来不及了!”

 

    一声巨响。

    信号中断,连接失败。

 

 

 

    “是舰载主炮发射了吗卧槽卧槽卧槽信号都断了!

    “这不是坑爹吗队长队长队长啊啊啊啊信号太不稳定了!

    “这绝对是星系混沌体尼玛这不是联盟境内吗离边境域还远着呢都让星系混沌体摸到后院了联盟都在干什么吃呢卧槽!

    “场盾肯定被侵入了吧绝对被侵入了舰体都快倒个个了这又不是游乐园的滚摆舱一点也不好玩啊等等等等再撞就碎了别碎啊我好喜欢的——

    “靠啊!

    “这尼玛到底有多少当量的敌体在进攻啊联盟安全局是死的吗说好的泛星系瞭望计划呢‘蝴蝶’一定没管这一块吧!

    “诺恩斯求给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

    这并非都是星系混沌体影响的结果,也并非全归咎于此刻千钧一发的状况,而是因为他什么也做不了。

    诺恩斯是载客运输空间舰,遇到这种情况会第一时间锁闭舰舱门。面对善于搜索、标记和猎捕碳基生物的星系混沌体,较之于救生舰或弹射舰舱,诺恩斯已是这种境遇下对旅客而言最安全的所在了——一旦诺恩斯抵挡不住,舰上所有旅客以及整艘空间舰都将成为碳基文明杀手存活进化的能量。

    但这种现状对于一个习惯将行动把握在自己手中的人来说确实太残酷了。

 

    “要是我开着冰雨来再多当量的敌体我也不怕虽然她一年前就没了但哪会那么窝囊简直拙计死了!

    “也不知道这次遇到了多少当量的敌体可恶啊啊啊啊要是场盾没有被侵入直接跃迁走人也是个办法现在这样连求救信号也发不出去逃也逃不掉想迂回一下都困难只能硬干可是诺恩斯不是战舰就算是她的主炮也只有粒子束力场第三等级只能打打蚊子的节奏——”

 

    大概是黄少天真的太吵的缘故,他四周的安全束都轻微地颤动起来。

    他一下子闭上了嘴,凝神细听。

 

    “不妙啊……难道是舰体的元反应堆爆炸了?”

     安全束又轻微震了一下,那种震颤绝非舰体震动所致,反而像是安全束本身由于惧怕而抑制不住地发抖,颜色也较之前黯淡的多了。
    “主炮至少发射了三次了,又有元反应堆被毁,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队长……”

 

     突然之间安全束发出了“呲啦”的电流声,之前出现的闪动也再一次出现。黄少天立刻调整了自己的重心和姿势,舰体像是孩童手中的玩具似的被星系混沌体翻动摇晃,与此同时安全束被切断能源一般消失,把黄少天甩向倾斜的舰舱。

    黄少天瞅准了时机蹬在舱壁上旋身跃起,顺便避过了两个朝他飞来的杂物。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连手中终端划出去了都没有注意——也可能只是没空管它,只顾着随着舰体运动不断腾、翻、滚、躲、攀,试图够到舱壁上的缓冲垫和安全带,嘴里喃喃:

 

    “就是现在啊——!”

 

 

 

    “这是唯一的机会。”

    喻文州语气不急不缓,却毫不犹豫地输入了确认指令。

 

    安全束猛然松开、消失,舰体巨震。

    第二个元反应堆因为星系混沌体侵入和过载爆炸了。

    喻文州早有准备,借那时还未完全消失的安全束猛然一跃,勉强伸手抓住了舱壁的固定位以免人被甩出去。但他的专长毕竟不在这方面,力量、体能也不是光脑子动动就能跟上的。刚才那一下对他的手臂肌肉损耗也很大,只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他只能勉强稳住身体,尝试着展开舱壁的缓冲垫系上安全带。

    舰体再一次震动时,喻文州的身体来不及反应,手从固定位上滑脱。

 

    他被猛地甩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叶修才终于确定一切算是尘埃落定了。

 

    事实上,他也没料到诺恩斯在场盾被入侵、元反应堆爆炸的情况下竟然真的能反败为胜,惨烈地逃过炸为悲壮的烟火这一劫。那本将是的牺牲者最后一声呐喊,也将是混乱的阴影进一步侵入人类领地的胜利号角;更可怕的是,即使化为火焰和尘埃,也不能阻止星系混沌体猎食。

 

    诺恩斯,命运三女神。

    它的命名者早就预言了这艘空间舰不可能屈服于厄运。

 

   “也是,舰上毕竟有哥嘛。”

    虽然舱室仍旧闭锁,舰内的通告也早就消失,叶修还是终于稍稍放松下来,疲惫地喃喃。

 

    他把手摸向了终端。

    光屏展现在了空中,之前由于信号不稳定,终端一直在反复尝试登陆诺恩斯紧急服务版面,此时信号仿佛恢复了,登陆成功。页面正在打开。

    然后光屏上出现的却是旅客交流版面。

    叶修心觉不妙,他尝试了几次,终于确认:假如把他所在的舱室以外的地方算作外界的话,那么唯一能打开的诺恩斯旅客交流版面就是他与外界的仅剩的联系方式。

 

 

 

    终端投射的光屏上终于登陆成功,出现了空间舰交流版面时,周泽楷长出了一口气。

    信号相当不稳定,他已经失败了14次。而这是此刻唯一与其他人交流的途径。

    周泽楷登录的时候,除了诺恩斯之外,已经有两个ID登陆了,一个是夜雨声烦,另一个是——

    周泽楷原本疲倦眨动的双眼猛然睁大,他用力地盯着光屏,目光几乎要在光屏上刮擦出四溅的火花和凹陷的痕迹。

 

    君莫笑。

 

    周泽楷感到一种奇异的战栗在仿佛盛满易燃物的神经元上炸开,迅速席卷全身。

 

    光屏上的聊天记录飞快地出现、滚动。

    周泽楷的视线几乎黏在那三个字上。他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上面撕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认认真真地咀嚼那些聊天记录。

    “……熟悉。”

    是熟悉的味道。

    他的交感中枢几乎要突突地跳动起来。此时此刻电信号像是那些神经元里的硬通货正在疯狂地流通,换取了如同喷涌的原油一般的激素在身体中四处扩散奔流。胸腔中的能源泵轰鸣如擂鼓。

 

    周泽楷以前学习过空间舰相关课程,自然也知道著名的“交响曲”系列。这艘以命运女神诺恩斯命名的空间舰是交响曲系列第五艘,对应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

    “诺恩斯”一定是其命名者施下的咒语。

    周泽楷看着“君莫笑”心想。

 

    他果真看见了命运在向他微笑。

 

 

【注】1、Euclid的分级来自于scp基金会的设定。

          2、黄少那一段除了卧槽啊啊啊和没标点之外其实都是剧情请勿(习惯性)跳过

献给 @三沐成森 


  

 

 

                

评论(3)
热度(15)
© 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